您现在的位置:海安市实验小学 >> 共生团队>> 课题风景>> 正文内容

项目学习,一种素质教育的新视角

——以“新年狂欢节”活动为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2012年开始,海安实小有幸作为发起单位之一,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余所小学名校共同组建了小学教育国际联盟。组建联盟的核心要义一方面是要加强和美国、新加坡等地的教育交流,另一方面重点要学习和借鉴以美国斯坦福大学为首倡导的项目学习活动方式。

 

年级/时间

一、二年级

三、四年级

五、六年级

29

 

进校时间

喜羊羊送祝福

上午(3节)

理解与表达

艺术与欣赏

探索与创造

下午(2节)

猜谜与祝福

探索与创造

理解与表达

30

 

上午(3节)

艺术与欣赏

理解与表达

猜谜与祝福

下午(2节或3节)

节日影视欣赏

31

 

上午(3节)

探索与创造

猜谜与祝福

艺术与欣赏

下午(2节)

展示与狂欢

如今,国际联盟不断壮大,参与学校的数量呈爆发式增长,涉及近十个国家和地区百余所学校。2013学年度,我校五年级全体学生参加了国际联盟所有学校共同参与的“桥”项目学习活动,历时一年。20147月,各学校代表齐聚重庆,交流彼此的项目学习参与和运作体会,并且接受了斯坦福大学教授团队的现场培训,使我们对项目学习的认识和理解逐步加深。

2014年年底,学校策划了“新年狂欢节”活动,首次尝试在全校性的综合实践活动中引入项目学习的思想。活动时间为三天,全校师生不按原课表上课,而是围绕传统节日文化开展多学科领域合作的主体项目学习,安排如下表:

这一改变正常教学秩序的做法一开始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随着项目的推进,老师、孩子、社会都逐渐认可并且喜欢上了这一新型的学习方式。其实,从项目学习的角度来看,三天的时间不是多了,而是远远不够。究竟什么是项目学习?项目学习和传统的学习方式有何不同?又该如何展开?本文尝试以“新年狂欢节”为例,做一个肤浅的解读。

一、项目学习的内涵

究竟什么是项目学习呢?

百度百科给出了这样的阐释:项目学习就是一个特殊的将被完成的有限任务,它是在一定时间内,满足一系列特定目标的多项相关工作的学习掌握。项目学习,对学生来说是参与了一个长期的学习任务。要求他们扮演现实世界中的角色,通过工作,研究问题、得出结论,就象成人工作一样。他们常会遇到社区或真实世界中的问题,使用科技手段研究、分析、协作和通信。他们会在社区与专家或社区成员一起工作。学生接触各个学科领域,使他们更容易理解概念,明白不同学科是如何相互联系和相互支持的。[1]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团队认为:基于项目的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简称为PBL,国内也译作项目学习)顾名思义,是一种通过项目/任务/课题/来帮助学习者学习的方式。这些项目是包含着富有挑战性的问题或议题的任务,需要学习者进行设计、问题解决、决策或是参与探究活动;教师给予学习者较长一段时间的自主学习的机会;最终学习者将创作出实际成果或是进行报告展示。[2]

    笔者看来,项目学习简言之,就是以问题解决为目的,以自主建构式学习为方式,实现超越学科、分工合作、展示交流的周期性学习活动。

二、如何开展项目学习

和国内传统的学校教育方式相比,项目学习大为不同。一个项目应该是一个持续一段时间的创造行为,参与者常常不仅是学生,还会包括老师、家长、社区成员、相关领域的专家等等。所有的参与者必须在一段时间中通过一些多步骤的过程组织他们的活动,并且投入于项目的积极生产与创造中。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常常不再划分学科、不再计较课时、甚至需要打破班级重新组建学习的团队。

项目学习常常以下面的方式展开——

1.以问题为导入

在传统的学习方式中也常常以问题为驱动,但是问题常常是知识领域内的具体问题。课堂是以知识的脉络体系为线索,教师进行循序渐进的讲解,学生通过不断的学习与训练实现知识的积累。但在项目学习中,这种问题不会是一个小小的知识性问题,它不仅仅是为了教学程序的展开而作铺垫这样简单。项目学习提出的问题常常是一个需要长时间进行思考和探索的大问题。例如,怎样造一座既美观实用又节能环保的大房子?这需要从材料、结构、美学、生活常识、能源使用、能量消耗甚至交通、成本核算等诸多领域去综合考虑。再比如,你了解桥吗?这里的桥包括了物理的桥还有心灵之桥,它同样会涉及到语文、数学、音乐、美术、科学、社会交往、合作能力等诸多学科和能力领域。

如果用项目学习的眼光来看“新年狂欢节”活动,它的问题是什么呢?这个活动表面看起来是让孩子们一起热闹一下,放松一下身心,其实背后的问题是——你了解中国传统的节日文化吗?设计者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活动引起孩子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关注,加深孩子的民族文化认同,吸收传统文化的精髓。对当下的孩子们来说,这个问题是宏大的,但却是迫切需要的。因为,如今太多孩子的眼里只有万圣节,心里装的都是圣诞节,外来文化的浸润呈水漫金山之势。那些60后、70后们心里念念不忘的贴春联、猜灯谜、扭秧歌、放鞭炮、吃元宵、蒸馒头等等传统的节日文化元素在现在孩子们的心中淡若烟尘。元旦是一个中西方文化共同认可的特殊节日,如何在这样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里策划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学习活动,引导他们学会关注中国传统的“年”文化,爱上传承千年的“中国年”,这是一个颇具教育智慧的“大问题”。只有孩子们在内心解决了这样一个“大问题”,增加了对于民族文化的认同和发自内心的自豪,我们的“中国梦”前景才会更加光明。

中国传统节日文化的背景由来、具体方式、现实意义分别是什么?这不是一个孤立的大问题。在项目学习推进的过程中,学习者会通过不断的讨论、思考,将其细化为很多的小问题,比如传统节日有哪些习俗?这些习俗的由来是什么?各地区的习俗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差异?你对这些习俗的接受程度怎样?你的理由是什么?等等。学习者在提出和解决这一个个小问题的过程中,认识会深化、理解会深入。

2.以协作来推进

在学校外的世界里,问题通常是复杂的,复杂的问题最常由团队来解决。同样的在项目学习中,学生以团队形式应对复杂的问题,这样就能共同建立他们的理解。这样的团队可以打破座位的限制,甚至可以展开跨班级的合作。当问题解决的难度比较大的时候,也需要家长、老师乃至相关专家的参与。

在“新年狂欢节”活动中,这种同伴之间的协作,甚至不同角色之间的协作随处可见。比如,如何在校园内营造孩子们喜欢的节日气氛呢?学校项目运作的团队反复讨论,并且在孩子们中间进行了调研,最终确定了布置的方案,然后是各个部门近百人的分头物资准备、布置到位,这些都发生在短短的两三天内。再比如,研究国宝大熊猫的活动,需要组建学生的学习小组,每个组的成员要分工去调查熊猫的生活习性、观察熊猫的外形特点、目前熊猫的分布情况等等,这里需要网络查询、调查走访、观看视频等等多种手段,最终小组成员要进行研讨交流,做好信息的交换、互补、完善,有些小组取得了老师、家长甚至动物学家的现场、网络在线支持,最终才能形成一份相对完整的研究报告。这些,都体现了面对复杂问题时团队协作的重要性。

当然,受制于参与人数过多、规模过大、组织难度极高等因素,整个活动把进程做了一些机械的分解。严格按照项目学习的要求来看,“新年狂欢节”活动中的协作学习还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首先,部分活动项目的主题不够聚焦,例如熊猫的研究,与中国传统节日文化体验这一大的主题之间联系不够紧密,这导致各个活动之间的板块特征非常明显,相互不够兼容,学习者难以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协作团队构架来参与所有的活动,所有的活动只能浅尝辄止。

其次,学习协作团队的组建更多还是来自于教师的统一安排和指派,不是由学习者根据学习进程的需要内发组建的,这也有悖于项目学习的宗旨。试想,当我们在生活、工作中遇到大的课题或挑战的时候,岂不都是按照实际情境的需要,自主选择协作伙伴,共同解决面临的问题?

再有,我们发现了“度娘”的危害,当面临真实的研究情境时,我们的孩子虽然组建了团队,但是无论是什么问题,他们首选通过百度去寻找问题的答案。与美国的孩子们对比,我们应该为“在百度上搜索”的答案感到羞愧,当中国的学生在死记硬背前人结论的学习中成长起来时,美国的学生从小就会运用科学的方法获得知识,而不是照搬前人的知识,这也是美国人比我们更有创造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3.以展示来结尾

项目学习通常以展示来结束。在项目结束时,学生们以团队的方式展示他们的活动,甚至是向教师以外的观众。他们的研究成果是否可信,是否得到大家的认可,这是衡量其项目学习效果的重要标识。这样的展示活动能帮助学生保持责任感,使项目更加真实。

在“新年狂欢节”活动中,这样的展示活动穿插进行了多次。在猜谜环节,每个班级在孩子们反复浏览谜语后,统一安排时间进行了有奖竞猜活动,展现了研究程度的差异;学校专门安排了一个时间段,让孩子们统一写春联,并且把自己写的春联统一贴到指定的位置进行展示;每个班级都在内部进行了熊猫项目研究的展示交流活动;最后半天的狂欢会,所有同学都戴上了自己亲手制作的面具,互相赠送了自己亲手制作的新年祝福贺卡。等等。

但是,与2014年的重庆会议上各学校的学习展示相比,差距还是很明显的。真正的项目学习展示应该是给每一个协作学习团队提供适当的时间和空间,团队成员将指定的空间进行布展,把自己团队的问题与困惑、学习历程、主要成果等进行现场展示,团队的成员向自由走动的来访者进行讲演和游说,使之被其展示所吸引、所折服,并投出自己的赞成票。这样的展示,其成果是专题化、序列化的,展示活动本身也是团队再次协作的过程,是相互增进了解的过程,更是再次反思、提升的过程。

    三、项目学习的重要意义

与传统的分学科课程教学相比,开展和实施项目学习对于学生的成长具有重要的意义,至少表现在两个方面:

1.项目学习更便于发挥学生学习的主体性

项目学习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学习者主导的,至少不是全部由教师主导或照本宣科的。项目学习不会以一个设定好的结果而结束,也不会采取一个已经决定好的方式进行。比起传统的教法和项目,它需要更多学习者的自主性、选择和自主学习时间。

项目学习的开展由一个大的社会或生活问题入手,引导学生深入思考、组建团队,共同确定研究的方案,然后让学习者参与建构性的调查研究。学习者调查研究的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如设计,决策,问题发现,问题解决或模型建构,但是其核心活动需要让学习者经历知识的建构或转化(新的理解、新技能),而不是仅仅通过已有知识或技能来解决。

这一点在“新年狂欢节”活动中有所体现,但受限于时间的跨度,远远不够。理想的状况应该是组织者抛出“关注中国传统节日文化”这样一个主题,然后给出充分的时间让学习者组建团队、开展思考和讨论、酝酿方案。这样一个思考、制定方案的过程就是自主学习的过程。各个小组交流、展示各自的行动方案有助于相互的借鉴和完善,促进自主学习的深入。方案实施以后再交流、再改进和调整方案、然后再实施,学习的进度在循环往复中推进,学习的深度在不断修正中前行,但是学习的方向却从来都无法预料,更无法事先设定,必须是在学习者的思考与讨论中确定,在研究的进程中随时调整。

2.项目学习更便于学习者核心素养的形成

  纵观国际教育发展的趋势,教育的目的指向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什么是核心素养呢?辛涛教授认为:学生的核心素养是关于学生知识、技能、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多方面能力的要求,是个体适应未来社会、促进终身学习、实现全面发展的基本保障。[3]郝京华教授则在一次报告中形象地指出,核心素养就是“全部的教育影响都忘了以后在一个人身上剩下的东西”。

跟传统的教学模式相比,项目学习是一个长期的、系统的、综合化的学习活动,它打破了课堂、班级的边界,让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结合在一起,各自发挥自己的潜能,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参与者的人际交往能力、团队合作能力、彼此的尊重与包容、社会参与意识、环境意识、语言能力、信息素养、问题解决能力、创新精神等等核心素养的关键指标都能融入其中。而且,因为与传统的分科课程、限时课堂相比,项目学习的方式更贴近学生的生活实际、更接近科学研究的真实情境,学生在参与项目学习过程中形成和积累的核心素养不是人为训练出来的,而是自主建构生长出来的,在孩子们长大以后,面对更为真实的生活和研究情境的时候,更容易被唤醒,更容易参与到研究中去。这些,对孩子们的成长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在国内,项目学习的方式刚刚兴起。海安实小的“桥”和“新年狂欢节”等活动开了个好头,是一个积极的尝试。相信随着教育同仁们了解的深入和教育眼界的拓宽,项目学习必将盛行大江南北,成为当下学科课程教育体系的最有力补充,甚至成为推进素质教育的第二对翅膀。

 

参考文献:

[1]百度百科:

http://baike.1/link?url=bQMKTyrft6rgaohBVVbkwMdBWz9L9uy6tmHlga4ETgUmQqBhH1xPUZm0b5sQCjgBr3TNcjlyZYoyorXwyzJP5a

[2]John W. Thomas. (2000). A Review of Research on Project-based Learning, http://www.bie.org/index.php/site/RE/pbl_research/29,宋立亭,梁国立翻译

[3]辛涛.中国儿童青少年核心素养模型论证报告(摘录)[M].教育部内部资料.2013(3)

 

 

作者简介:周振宇,男,1975年生,中学高级教师,江苏省特级教师,现任江苏省校长助理。

[打印文章]
更多